• 百色党建网集群:
  • 右江区  |
  • 田阳  |
  • 田东  |
  • 苹果  |
  • 德保  |
  • 靖西  |
  • 那坡  |
  • 凌云  |
  • 乐业  |
  • 田林  |
  • 隆林  |
  • 西林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老干部工作 > 养生保健 > 正文
分享到:

用33年的坚守诠释戍边情怀――记那坡县人武部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哨长凌尚前

发布时间: 2015-03-16 13:41:22    来源: 本站原创    作者:本站编辑      点击:

 

33年的坚守诠释戍边情怀

 

――记那坡县人武部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哨长凌尚前

 

 

 

他叫凌尚前,今年51岁,是那坡县人民武装部平孟镇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哨长,也是一名有着14年党龄的老党员。从“入伍”的那一天起,他每天站岗、放哨、巡逻、执勤,一呆就33年。33年来,他巡逻走过的路大概相当于3次二万五千里长征,磨穿了300多双解放鞋,回家仅300多天。33年,他把自己交给了天池哨所;33年,他把天池哨所当作了自己的家;33年,他已经成为边境线上的一块界碑。

 

19813月, 18岁的凌尚前初中毕业。有一天,村里的民兵营长到屯里要召5个人去当民兵,年轻的他幸运的被选中,从此他来到了离家5公里远的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当了一名哨员。

 

那时候,边境线上还经常有冷枪冷炮,他们每天也和正规部队一样,要练体能、练射击、练拳术,还要执行战备训练、巡逻执勤、守卡潜伏。执行任务,遇到危险是常有的事。上世纪80年代,中越边境地区还经常进行炮战,他们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利用晚上夜色掩护出去侦察、伏击、捕俘。当时,越南特工经常在边境线上埋地雷,一不小心就会踩上地雷。有一次去侦察回来,到半路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声巨响,一个战友倒在血泊中,大腿被炸断;还有一次,一个战友也是在巡逻时不小心踩中地雷,不幸牺牲。

 

后来,中越两国关系慢慢好转,他们主要任务是巡逻,防止边民越界耕种,犯罪分子偷渡、贩毒、走私等等。有一次去巡逻,由于当时还没有修巡逻路,边界杂草丛生,凌尚前走在前面,一手拿着枪,一手拨草开路,突然被毒蛇咬伤,当即昏迷过去。第二天,迷迷糊糊醒来时还以为被敌人俘虏了,睁开眼睛看见坐在身边的战友才知道原来自己躺在医院里。那个被咬伤的手指头至今还无法伸直……

 

在哨所,最辛苦的不是站岗、巡逻,而是孤独和寂寞。 “天池”听起来像个风景名胜,不懂的人以为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,其实是在一座海拔1200多米的石头山上。凌尚前刚上哨所时,那里还不通水、不通电,不通路,只有两间狭小潮湿的营房,一条荆棘丛生的巡逻路。没有水,他们买来一个水缸接望天水,洗过脸的水再用来洗衣服,有时几个星期才洗上一次澡;没有路,去到镇上一次要走几个小时,买点东西他们就肩挑背扛马驮,有时几个月才出一次街;没有电,没有电视,他们就点着煤油灯读书看报聊天。他们就在这样的哨所里,过着“白天兵看兵、晚上数星星”单调枯燥的生活。加上工资待遇底、社会地位不高,年轻的哨兵们来了又走,30多年他也记不清换了多少批战友。有一年,一名年轻民兵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哨所,看到哨所艰苦的环境,连背包都没打开,又背着回家了。25岁的周炜健在哨所呆了6年,家人担心他长期呆在哨所,找不到女朋友,就这样走了。有人好奇的问:“老凌,他们都走了,你干嘛不走呢?”他说:“是啊,天池真的很艰苦,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,最难耐的是寂寞,不愿干可以理解,可是你也不干,他也不干,那么这边境线谁来守,我们的家又谁来保护呢?”

 

33年来,他也曾经多次面对“走”与“留”的选择。1989年,镇里面准备以招干的形式,从哨所选一名哨员当专武干部,凌尚前符合条件,而且是首选对象。但是,哨所里有一名同志家庭条件比较艰苦,凌尚前认为以后还有机会,所以把机会让给了他。1992年,他被上级调到镇里工作,他这一走,哨所里的人的思想产生了波动,都想着要离开哨所。凌尚前得知这个情况后心里很着急,于是刚到镇里报到上班没几天的他又要求回到了哨所,继续着站岗、巡逻的生活。当年和他一起守哨的哨友里,现在有的当上了科级、处级干部;有的搞边境贸易成了大老板;有的外出打工也赚到钱盖起了洋楼。有战友给他算过一笔账:他刚进哨所时的工资月是30元,80年代平均每月算90元,90年代平均每月算300元,2001年开始平均每月600元,直到2012下半年才涨到1230元。也就是说,他守哨33年的总收入,大概也就15万元左右。有人问是什么力量让他坚持了33年,他说“有人适合经商发财,有人适合挖地种菜,我嘛,在那里都几十年了,最适合的还是站岗放哨”。

 

33年守哨,他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家人。

 

  他是个很不孝的儿子。他是独子,上哨所时正是家里的壮年劳力,但是父母都很支持他去守哨。虽然离家只有几公里,但是有时他几个月都不能回家一次;很多节假日,他都主动要求执勤,让家其他哨员回去和家人团聚。有一次,他父亲干农活时左腿摔成骨折,他没能好好照顾他几天,跟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借来手术治疗费交给老婆,然后就回到了哨所。2011928日凌晨4时,他还在哨所值班,突然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,他匆匆忙忙往家赶,可是按当地风俗,母亲要等到4天后才能下葬,但那时正是紧张的战备执勤期,作为哨长他不能离开岗位。在家住了一个晚上后,还没等到母亲下葬,他就含着泪向家人交代母亲的后事,第二天一大早,就又赶往哨所,为此没少被村里人数落。现在每当想起这件事,他的内心充满自责,这也成为他心中一辈子永远的痛。

 

   他是个不称职的丈夫哨所离家只几公里,但他和妻子一直过着“牛郎织女”般的生活。妻子独自一人承担起照顾老人,养儿育女,耕田种地的重任。他身为丈夫,不知道自己家的责任田地在哪里,不知道究竟有几亩,从没有帮她耕作过一次地。村里打工的,做边贸生意的,就连种地卖菜的,收入都比他强,以前工资只有几十块,后来涨到几百块,现在一千多点,要负担一家六口人的生活,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。有好几年真的差点熬不下去了,妻子就想动员他不干算了,他心里也曾经动摇过。最终,他还是跟妻子说:“我们是闻着火药味、听着枪炮声长大的人,而且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,如果我们不干那还有谁愿意来保卫国家。”深明大义的妻子也就不在说什么了。

 

他是个不合格的父亲。因为常年在哨所,在孩子们的心目中,他只是个来去匆匆的客人。孩子小的时候,凌尚前很少背过他们抱过他们;读书的时候,凌尚前没有能辅导他们功课;因为工资低,凌尚前很少给他们买零食、玩具……

 

这些年来,县委县政府和县人武部对哨所的建设都非常关心,为了改善哨所的环境,先后投入二十多万元,装修了营房,通上了水电,装了有线电视、电话,配备了洗衣机、烘干机,购买书籍、报刊。县人武部也逐步给他们提高工资,还为他们购买了养老金,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。哨所从过去的“三不通”到今天的“三通四能”,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娱乐活动越来越丰富,看到这些实实在在的变化,凌尚前感到十分欣慰和满足。

 

国防哨所民兵虽是不带军衔的兵,但却是担负特殊国防任务的民兵,凌尚前和他的战友们都非常看重这份荣誉,非常认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。他们哨所做的工作,也得到了部队首长和地方各级领导的充分的肯定。从建哨到现在,哨所先后被广州军区授予“英雄民兵哨所”荣誉称号,4次被广西军区评为“先进边防哨所”,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,二等功2次,三等功5次。凌尚前也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,9次被分区、市(县)级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12次被上级评为边防执勤先进个人,4次被评为优秀哨长。他的事迹先后被《解放军报》、《中国国防报》、《中国民兵》、《广西武装》等报刊杂志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共那坡县委组织部供稿